• 2008-04-14

    没有胃口

    星期六,四月10日,2008年

    本来今天的计划是睡觉,没想到导师早上来电话,说是去他那里讨论一下论文,这下子计划中的午觉就没了,困啊,一直打哈欠,头也是昏昏的。

    中午也是凑合着吃了点小香肠和三个面包,下午阳光倒是不错,可没机会出去晒太阳。晚上炒个菜,实在是没有胃口。

    姜糖水现在变成了常备饮料,寒气不断啊。
  • 2008-04-11

    醪糟成功

    星期四,四月08日,2008年

    早上的新闻说到英国首相不出席奥运会的开幕式,只参加闭幕式。并且一再强调这不是抵制。真是狡诈,不捧场就是抵制,没必要陪他玩文字游戏。中午听到的广播节目也是关于中国的,说的是在俄国西伯利亚的盗伐木材的事情,把过错全部说成是中国的,报道说那个记者从西伯利亚一直到满州里,最后到了北京的森林公园,然后他给出的评论就是中国在保护中国境内的所有树木,北京森林公园就是例子,而把针对木材的需求转向西伯利亚。真是太天真的逻辑,听了令人生气。现在的英国,需要一次巨大的事故,转移话题,这样洋人就清醒了。

    晚上终于可以打开密封几天的醪糟,这次酒气比较足,看来调整是对的,只是做出来的成品还是没有类似买来的醪糟那样有粘连的感觉,也许发酵的程度还不够。
  • 2008-04-11

    星期三,四月09日,2008年

    累,早点睡觉。早上及其疲劳,中午也是,到了傍晚十分才好点。提前一个小时回到住处,其实提前也不早了,都六点了。每天总感觉休息的不彻底。

    扫描了先前复印的琴谱,这样最终离开英国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可以扔掉,减轻行李重量。

    现在下半年的事情就在眼前,得有个计划,7月底交上最终的论文,这个得坚持,时间长了容易生变,夜长梦多不是虚言。
  • 星期一,四月07日,2008年

    仍然很冷,天气也是阴沉的。现在穿的衣服和十二月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只能说明冬天还没有走。

    昨夜睡觉头痛,都醒了,肯定是着凉,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睡醒好多了,头中还有隐隐的痛。

    继续写论文,一点点来吧,不能一下子吃个胖子。

    今天在超市里买的火腿变成圆的了,还是一镑一,400克,可本来方盒子里的方火腿,一下子变成圆的,似乎是把那四个角切去才变圆的,感觉吃亏不少。
  • 2008-03-01

    知足长乐

    知足长乐

    星期五,二月29,2008

    今天闰日,并且下个月的奖学金也到帐了,自从奖学金涨了之后,每次(其实到目前为止也就两次)看到银行户头上的那些数字,感觉就很舒服,顺带着汇丰银行的那张卡也顺眼多了,没事可以掏出来瞧瞧。虽然每天还是一样的消费,去超市跟洋人一起捡便宜货。:)

    今天果然有新闻出来,英国国防部马上要把哈里王子从阿富汗前线召回,把最大的太子党送到战争前线去,只有英国人这么搞,这个国家,虽然已经不是世界第一了,可还是不得了。

    下了一天的雨,还刮风,糟糕透顶,晚上回来的时候都得搭乘巴士,否则准得感冒。但愿明天后天周末是好天气,这样出去跑步也好是个锻炼。

    这两天一直在琢磨,按照一年多以前的计划,我现在真的是很顺利呢,所以人不能太贪心了,都已经超额完提前成的,该知足就得知足。
  • 似下非下的雨

    星期四,二月28,2008

    一整天天气糟透了,似下非下的下雨,还有风,嗖嗖嗖,亏得我出门穿了皮夹克。公园里的树木都长出叶子了,这说明春天已经到了,可还是跟冬天似的,阴冷潮湿。

    中午去码头附近吃快餐店,顺便去鱼市场买了一公斤对虾,还有一块鲑鱼,做汤吃。买鱼的胖子弄个大塑料口袋,往里爪了好几把虾,然后说“七镑”,根据以前的经验,想必之多不少。

    近日有新闻说,英国的哈里王子都已经在阿富汗前线服役了好几个星期了,这下消息走露,肯定得把王子给撤回来。

    这两日睡眠凌晨四点多都要小小的醒一下,迷迷糊糊当中感觉醒了,然后又昏昏睡去,不是很好,不过比起上周可好多了,至少十二点前就睡着了。


    听说有地震

    星期三,二月27,2008

    做得醪糟不甜,也许是我的工艺过程有问题,温度恐怕高了点,发酵的时候,玻璃器皿放在暖气旁边,还盖了一件绒衣和一件皮夹克,不知道是不是温度高把菌都给热死了。我大概只用了三百克的糯米,放了两包,也就是十二克干酵母,也许这个量也太多了?得慢慢摸索,不过吃起来味道还是挺好的,有点酒味,稍微放半勺糖,酸甜,挺好吃。

    这几天晚上天天吃米饭,还不错,胃口尚可,消化不畅的问题似乎有所减轻。以后得多吃五谷,按时吃饭,健康从吃饭开始。

    早上听BBC新闻广播,说是英格兰北部有地震,五点几级,夜里一点多,在南部的汉普郡也有感觉,我可一点都不知道,那时候正睡觉呢。


    早晚还是比较凉

    星期二,二月26,2008

    看书一天,够累的。

    早上又忘了拿贴好邮票的明信片。

    导师来说,以前在Brunel的另外一个国内来的博士生王飞,给他写邮件,说是不回英国了,身体健康出问题,这个真是遗憾,天有不测风云。不过健康是个大问题,不能掉以轻心。

    中午吃的垃圾食品,这个没办法,在这里只要是在外边的快餐店吃,没有不吃垃圾食品的,下午跟安东尼说,他倒是吃得少,可照样得胖。

    晚上特意带了本书,打算回去看看,没想到吃完饭都快九点了,再磨蹭一下,马上就得睡觉了,时间不够用啊。

    临睡前,突然想到今年是闰年,很好,多出一天来。:)

    早晚还是比较凉。


    头痛缓解

    星期一,二月25,2008

    早上醒来头不是很痛,感觉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到下午果然证实这一点。这次肯定是昨天下午出去在教堂长凳上坐着的时候下雨,搞得风寒侵入,好在昨天喝了热汤,及时解决问题。:)

    和导师讨论了不少,的确有收获,需要再深入写。

    得及早弄完这个活,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


    做了醪糟

    星期日,二月24,2008

    早上做了醪糟,看两天之后发酵的结果如何吧。

    下午本来想晒晒太阳,结果开始下小雨了,这倒霉的天气。

    晚上做了好大的一碗汤,紫菜、鲑鱼、鸡蛋、番茄、芫荽、葱花、姜片,还放了点豆瓣酱,味道很好,喝了一大碗,出汗。

    可是晚上倒头痛起来了,现在身体素质真是不行,早睡也没睡着,折腾拖延到快十二点才睡。二楼的家伙走动房间咚咚响也有关系。

    昨天去买糯米,路过一间电气元件的商店,进去逛了逛,真是够贵的,一个40G的小硬盘,要48镑,比起国内的价钱差了一倍都多。


    元宵

    星期六,二月23,2008

    上午去附近的中国店里买了包糯米,一公斤,准备尝试做醪糟。另外发现有卖元宵的,红豆馅的,正好,虽然元宵节刚过,可不妨吃吃,买了一包,十颗,午饭吃了六颗,味道还可。

    下午睡过一觉之后,去旁边的教堂草地上跑步十圈,大概二十分钟。

    晚上早睡觉。


    精神不好,迷糊

    星期五,二月22,2008

    今日早点回去,好好弄点吃的。吃了个炒法国圆白菜,米饭很久没吃了,这个不行,还是得多吃五谷,垃圾食品得少吃。

    精神不好,迷糊。

    晚上感觉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九点多,然后马上就得睡觉了。

  • 2008-02-22

    得多睡觉

    星期四,二月21,2008

    晚上九点就睡觉,没想到十二点半就醒了,真是不幸,折腾了好久又才睡去。

    改了一天的简历,明天发出去,如果这个工作搞定,那就舒坦了。

    最近浑身酸痛,应该是休息不够的原因,得多睡觉,按时吃饭,不能折腾。
  • 2008-02-21

    七巧板

    星期三,二月20, 2008

    今日购得一小盒七巧板,两镑,在英国心脏基金会里买的,做工很好,木头的,很精致。原来这东西英文叫“Tangram”——唐图,想必是从中国流传出来的。不知道七巧板的“七巧”二字,是不是从“乞巧”的谐音,似乎古代有乞巧的风俗。

    晚上睡觉还是忘了喝牛奶,都刷了牙,不好再去饮食,搞到大概十一点半才睡着。

    改写简历花了不少时间。

    上午导师来说我写的文献综述还可以,就是还得改,得避免露出抄袭的痕迹,这东西,都是前人的成果,我只是转述,避免文抄公不容易,够麻烦。
  • 狗屎!!!

    星期一,二月18,2008

    早上出门,没走出一百米远,就不小心踩到一坨狗屎,真真真倒霉,恶心了我一天。

    晚上回来,隔壁的黑人在做饭,把牛的胃肝等东西放在大锅里,倒入无数罐番茄酱,还有鸡精咖喱粉等不知什么东西,发出腥臊酸臭的味道,厨房简直就没法呆,其他房间也有恶气,搞得我赶紧钻到屋里,闭门开窗通风。

    宋朝人讲“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这句话放在饮食上来尤其正确,中华饮食亏得有几千年前的圣人教导,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简直太正确了,否则还得象隔壁的黑人吃狗屎一样的东西。


    怀特岛

    星期日,二月17,2008


    今天和校友去朴茨茅斯对面的怀特岛上玩,怀特岛,Isle of Wight,没想到是个很大的岛,渡船过去,还要打巴士才能到我们要去的Osborne House,这里是维多利亚女王当年的居所,维护的依然很漂亮,内部装饰奢华。这里是英格兰遗产之一,要搁在中国,肯定是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一整天都是匆匆忙忙的,他们定的返回伦敦的巴士票是下午四点的,我们匆忙从怀特岛往回赶,结果差了五分钟,晚了,那趟巴士已经开走了,这下不急了,下一班是六点的,所以可以从容找个地方吃晚饭。

    晚饭是Nandos餐馆,这是英国的炸鸡店,以辣著称,我要的一份鸡翅是不辣的,别人有要超级辣的鸡翅,我尝了一只,太辣,后劲很足,不能多吃,否则会伤肠胃的。

    这一天太折腾,很累,回来收拾收拾就睡觉。


    校友来访

    星期六,二月16,2008

    今天有两个清华校友从伦敦来此地旅游,我和导师当然得相陪,去造船码头里边看了看,果然好东西,好几百年前的铁船木船,进到船里边转了一圈,保养的很好,这种船当时开到敌国去,的确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签订城下之约。只是船上不少大炮,都不是当年的铁炮了,也许英国后来钢铁原料短缺,都回炉了,船上留下那黑乎乎的炮,大部分都是木头造的假文物。看来文物造假也不是天朝一家的事情。

    船上有老人当志愿者,给游客讲解船的历史,看他们都很自豪的,神气依然。现在虽然这种古代帆船已经不会出海远航了,可还是有船长的,船上有木牌上写明从19世纪开始的历任船上的名字。

    维多利亚号船是当年尼尔逊率领的英国海军舰队的旗舰,打败了法国西班牙的联合无敌舰队,自彼时起英国就成了世界第一强国,日不落帝国逐渐成型。尼尔逊被称作国家英雄,不为过。

    晚上在市中心的一个酒吧吃饭,我们七点钟去,人还不多,可到了八九点钟,人越来越多,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杯各种各样的酒精饮料。我要了一份Mixed Grill,就是烤各种肉,好大一盘,猪肉牛肉羊肉鸡肉,大概就这几种,吃得撑。

    大家基本都喝了两杯啤酒,一杯一品脱。聊得很高兴。
  • 天下之大

    星期五,二月15,2008

    下午早走,在英国心脏基金会的店里买了本旧书,其实还是非常新的,Tom Clancy的“彩虹六号”,一镑五,这本书很早就听说,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很好。

    心脏基金会是个慈善机构,里边售卖的东西都是居民捐赠的,书和CD最多,还有家用小饰品和儿童玩具,东西都不差,差东西也那不出手赠给慈善会啊。

    傍晚有个人打电话来,问我“请问东西是不是在附近啊?(Is Something around?)”我很迷惑,这不到处都是东西么,手机电话桌子垃圾桶,样样都是东西啊。搞了半天,原来“东西”就是隔壁黑人的那个常来打电话的黑哥们,这家伙的名字真奇怪,叫做“东西”(Something)。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胖人

    星期四,二月14,2008

    下午安东尼做东,和导师我们三人去附近一个酒吧里喝啤酒,原因是安东尼搞了两年的一篇小文要在scripta上发表了。聊了不少关于法国总统的话题。

    突然冷了,太阳也不见了,胖子安东尼洋洋自得的跟我说天气还冷,皮衣还得穿。真是的,越胖的胖人越怕冷。可也不尽然,大街上很多英国的胖女人,都是短袖凉鞋短打扮,简直就是夏天的装束,也许仗着一身肥肉,已经适应这样的气候了吧。安东尼是法国南部来的胖子,在这里还算外人。所以说,胖也能一概而论。

    今天算是把形核率的问题搞明白了,其实并不复杂,就是罗唆。


    垃圾食品

    星期三,二月13,2008

    中午去GunWharf码头逛,吃的是汉堡王,这东西以前也吃过,并且更早以前在美国和新加坡都吃过,怎么搞得,这次感觉特别垃圾,简直没法下咽。可看着隔壁桌子上的那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吃得倒是非常高兴,旁边就坐着她的妈妈,一个超级肥胖的中年妇女,同样在啃一个大汉堡。

    睡眠不好,总是无法深度睡眠,睡觉环境是很大的干扰因素,英国的房子,隔音非常差,楼上的人走过,楼下就能听到哐哐哐走路的声音。
  • 2008-02-08

    除夕

    星期三,二月06,2008

    今日除夕,可是照样得干活,上午给爸妈打去电话,都很高兴,之后早上去附近的中国店买了一瓶腐乳、一瓶辣酱、一包豆瓣酱,都是用来炒菜的,醪糟没有卖的了,得琢磨下自个弄。

    奖学金终于发下来了,三个月的:十二月、一月、二月,好家伙,等了这么久,好歹结果不错,按照欧盟学生的标准发放了,很好,算是新年礼物吧。看着网上银行突然涨上去的数字,感觉很舒服。:)

    今天是标准的吃到早退,五点多就走人,在超市寻觅了很久,才找到干酵母粉。

    回到住处做了两个菜,油焖大虾和炒青菜,算是过年了。

    黑人吃面条,也就是意大利面条,都把长的挂面撅碎了再煮,这个很奇怪的,也许他是用手抓的,越短越方便。这和天朝上邦的吃法可不同,我们讲究的是越长越好。
  • 星期二,二月05,2008

    一天的天气都不好,阴天,下雨,下大雨,刮风,刮大风,简直糟透了。

    中午去玛莎百货买了一件全毛的羊毛衫,才15镑,藏红色,圆领,不错,这东西不知道怎么搞得在国内出奇的贵,动辄好几千一件。也许跟沱茶一样,都是炒作,有价无市。

    不过上周买的全棉衬衣,号码倒是对,就是袖子长,针对洋人的体型应该不错,可我只能把袖口卷起来。

    加紧干活一天。

    感冒在持续的变好。
  • 2008-02-05

    立春

    星期一,二月04,2008

    今日戊时立春,仔细查了查,戊时是指中原标 准时,而不是国际标准时。上午出门的时候阳光明媚,完全不似昨天的大风天,可是中午出去散步,天气却不好了,阴。不过今日我的感冒大大缓解,鼻涕基本上没 了,头也不似前几天痛,很好不知道是节气的原因还是昨日晚上吃了两粒Panadol的原因。

    干活一天,书该看的太多了,时间紧张啊,争取本周再写/抄出一章来。

    晚上吃了鸡腿,还有一碗面条。隔壁的黑人又在做牛内脏糊糊,搞得厨房里气味恶劣。孔圣人讲“色恶不食,臭恶不食”,真是很有道理啊,这么难看难吃的东西,怎么能吃得下?
  • 2008-02-04

    狂风呼呼吹

    星期日,二月03,2008

    睡了一天,天气也不好,狂风呼呼吹,坐在室内,虽然有暖气,可还是能够感觉到寒意。

    每天都喝两碗姜糖水,可是感冒还是没有彻底好,头痛。

    下午在超市临近关门前,其实也就是四点之前,去买了点香蕉,准备煮粥喝。

    晚饭做肉片炒卷心菜,盐放多了,没吃完,只能倒掉。
  • 2008-02-04

    累,困

    星期五,二月01,2008(此篇补记。)

    安东尼具有法国人特有的精明 小心谨慎或者小气,钱钟书在围城中也讽刺过,只有深入交往,才会感受到。导师说把他的文献综述给我看看,他马上说这个不行,是他的劳动成果,不能外泄。 哈,本来都是到处抄来的东西,又有什么呢?这样一来我也不好把我的东西给他看了,多无聊。我写得只不过不符合导师的最高要求,他总是力求完美,我只能尽 力。

    喉咙还不好,仍然流鼻涕,天气也不是很好,大风呼呼响,虽然有太阳,可是太惨淡,有点冷。

    晚上就点钟就睡觉,累,困。
  • 2008-02-04

    需要锻炼

    星期四,一月31,2008(此篇补记。)

    每天都关注国内的雪灾,真厉 害,广州火车站,恐怕都有100万人了吧。现在事事讲求和谐,这些报道的数字都不可信,有博客上写总理离开广州之后,广州站运输的乘客并不是宣称的17 万,也就是7万。为了好看在数字上造假,贻害太大,根据错误的数据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进而恶性循环。可惜这个事情似乎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怪圈,难以逃脱。

    感冒还是不好,酸鼻子的现象没有了,身体还比较虚弱,需要锻炼。下周看看天气情况,是否开始晚上跑步两刻钟。

    晚上喝姜糖水,冒汗。
  • 2008-02-04

    冒汗

    星期三,一月30,2008(此篇补记。)

    回来早,早点睡觉,这几天晚上到九点钟就开始犯困,也许是一直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做饭也太费事,总算咬牙坚持,炒了个青椒土豆丝,太辣,我只放了半只青椒,结果吃饭搞得头发尖上都冒汗了,也许这样也好,逼走体内的寒气,尽快从感冒中恢复。

    在超市中买了枣和蜂蜜,还有姜。英国人好像姜的消费很大,这和气候的阴冷潮湿很有关系。
  • 2008-02-04

    慢慢补记

    星期二,一月29,2008(此篇补记。)

    该补记的太多,只能倒着来,慢慢写吧。

    感冒了好几天,总算快好了,今天的鼻子有点酸,仍然有鼻涕。

    最 近英国议会有个丑闻,BBC连篇跟进,大概是说有一名议员(MP),Conway先生,利用职务之便,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开不应该开的工资,小儿子 Freddie作为研究助理,领取了四万英镑的津贴,而大儿子在以前还未大学毕业的时候,就领取了三万两千英镑。好像此人属于保守党阵营,保守党党魁 Cameron开始打算挽救Conway先生,不过后来改了主意,舍弃不保。看来公饱私囊各国的做法都差不多,只是最终当事人的结局各异罢了。
  • 2008-02-04

    感冒缓解了

    星期一,一月28,2008(此篇补记。)

    仍然是凌晨四点醒了一次,时差还得慢慢调整。

    感冒仍然不好,不过趋势是好的。痰多,鼻涕多,好在鼻塞已经缓解了。
  • 出发回国

    星期二,一月08,2008(此篇补记。)

    出门。出门前忘了写一句,回国两周。

    10:25火车准时从Fratton车站出发,虽说是冬天,沿途的绿色并不缺少,丘陵、树林、田野、民居相连,可以看到不少农场,有鸡有马有牛有羊,到Woking车站换大巴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到了希思罗机场才一点钟不到,早了。

    托运行李之后,坐在候机厅里,迷迷糊糊地竟然打盹一个小时,这个事情比较危险,一个人旅行,打盹如果错过航班就遭了。

    在维也纳转机,临近降落的时候,从舷窗看下去,地面的城市非常整齐漂亮,道路的灯光和建筑物的灯光多有不同,正是所谓万家灯火。

    累,可是又难以入睡,只能捱着。

    ~~~~~~

    见到爸妈,很高兴


    星期三,一月09,2008(此篇补记。)

    西伯利亚的的荒原上白雪皑皑,乍看上去好像是云朵。荒原一直延续到北京,没有一点湖泊和绿色的踪影。

    中午准时到了北京,还不算冷,有阳光,可就是空气太干燥,喉咙一下子就难受起来了。机场大巴到雅宝路,然后打的,那个司机还不错,主动帮我搬行李箱子,这在北京的出租车里可不多见。

    见到爸妈,很高兴。

    ~~~~~~

    东来顺


    星期四,一月10,2008(此篇补记。)

    进城会一个在中科院读博士的朋友,很开朗,还能谈得来。:)

    东来顺的涮羊肉真不错,适合冬天吃。

    ~~~~~~

    倒时差


    星期五,一月11,2008(此篇补记。)

    家中一日,好像开始降温了。

    困,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昏昏睡去,一下子睡了四个多小时,得倒时差了。

    ~~~~~~

    冷天来了

    星期六,一月12,2008(此篇补记)

    中午与小波一家和另外两个朋友吃郭林家常菜,味道不错,也许很久没有吃正经的中餐了,烤鸭也很好吃。

    冷啊,真正的冬天来了。

    ~~~~~~

    失而复得

    星期日,一月13,2008(此篇补记)

    中午和两个朋友去簋街,喉咙本来就不太舒服,结果吃了个川蜀烤鱼,辣,本来就不能吃辣,这样更吃不多了,湖南人到底能跟辣椒较劲,我都歇了喝茶了,她还在继续战斗,在饮食上就能显露出彪悍的作风。

    下午三人去长安街上的三味书屋茶馆,非常清静,只有我们一桌,只是茶水比起两年前贵了五块钱,现在三十一位了。茶馆主人是老头老太太,老头可以剃个鲁迅的头,留着小胡子,感觉怪怪的。不过老太太很热情,我说前几年来过,她一听我说的事情,就知道是老顾客。

    晚 上去大学同学王虎那里,天气够冷,搞得我鼻涕一直不断,好在坚持住没有受寒,所以没感冒。吃饭的时候把手机放在餐桌上,之后走人的时候也忘了装口袋里,出 了餐馆都走出两三百米了,突然记起,赶忙让虎兄拨我的手机,他拨过去,是盲音,并没有人接听,急急忙忙赶回去,原来几个服务员正在琢磨我的手机如何接听 呢。哈,失而复得,很高兴,很高兴。

    ~~~~~~



    星期一,一月14,2008(此篇补记)

    中 午和大学同学刘宁夫妇吃饭聊天,之后又和他去民族饭店里的茶馆继续聊。刘宁毕业之后在社会上历练了这么多年,真是练出来了,我说到绝大多数清华的同学,出 到社会上,并不能继续优秀, 以我们大学的同学就能看出来,这个现象很值得挠头想想。他说这个问题他琢磨过,清华的同学,面对电脑,面对机器,可以绝对的得心应手,搞出个优秀的试验报 告来说绝对没有问题,可是人不能总是和机器打交道。在清华被培养的时候,只要成绩好,一切都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都被训练得不会也不屑于与人交往了。这样到 了社会上,往往吃亏,现在不是闷头苦干的年代了,要必须和人交往。刘宁认为,其实清华的同学只要拿出一小部分精力,放下身段钻研一下这方面,同样可以做得 很好,他举的例子就是当今本朝最大的人物。这些看来真的是他多年经历的体会了。

    聊了不少,刘宁还是很有些想法的,例如在房子问题上,他认为要适度就可以了,不要搞什么一次到位,这样搭进去太多的精力,对一个家庭反而是伤害。还有说到把自个的生活目标放在心中,并不要外露出来。的确应该这样的。

    很冷,找了几家茶叶店都没有下关的沱茶了,据说都给做成普洱了,真混蛋,国人就会把这样的好东西搞坏,尤其在现在这个浮嚣的时代。

    ~~~~~~

    午睡

    星期二,一月15,2008(此篇补记)

    家中一日,午睡真好。

    ~~~~~~

    天气越来越冷

    星期三,一月16,2008(此篇补记)

    同样,家中一日,午睡。天气好像越来越冷。

    ~~~~~~

    出门一趟

    星期四,一月17,2008(此篇补记)

    出门一趟,中午与旧同事爱为和舍利吃饭聊天。

    ~~~~~~

    不记得了

    星期五,一月18,2008(此篇补记)

    星期六,一月19,2008(此篇补记)

    星期日,一月20,2008(此篇补记)

    不记得这三天都干嘛了,肯定是呆在家中,北京下了小小的一点小雪,南方开始有雪灾了。天有异象啊。

    ~~~~~~

    看电视

    星期一,一月21,2008(此篇补记)

    北京电视台五套晚上开始播放一个关于养生的讲座,曲黎敏讲的,有点意思,值得看。

    晚上哥哥回来。

    ~~~~~~

    拉各朗日

    星期二,一月22,2008(此篇补记)

    给哥讲了讲拉各朗日定理,这个东西很简单。在两广路上有个过街天桥上就有拉各朗日定理的数学表达式,很大的金属字,不过估计没有多少人能注意到。

    ~~~~~~

    吹感冒了

    星期三,一月23,2008(此篇补记)

    有进城一趟,大风天,冷!吹得我只流鼻涕。

    买了一盒稻香村的点心打算送给导师,京八件。不便宜,不过当
    送还是不错的。

    肯定是给吹感冒了,真倒霉。

    ~~~~~~

    吃药

    星期四,一月24,2008(此篇补记)

    感冒了,吃药,鼻子不通气,还流鼻涕,喉咙也难受,中午睡觉也没睡好。坚持了这么久,到底还是感冒了。

    ~~~~~~

    鼻子不通气坐飞机

    星期五,一月25,2008(此篇补记)

    早 上爸爸送我到西单民航大厦,上了大巴。到了机场,好多的人啊,奥地利航空公司的柜台前倒是每人,我去领登机牌,说要个临近走道的座位,工作人员说我来晚 了,我是第221个人,没办法,没有走道的座位了。说现在春运,大家都早来。那就算了吧,可这春运真可怕,没想到都影响到去外国的航班了。

    鼻子不通气,坐飞机是一种折磨,总感觉鼻腔里有气,可只能憋着,时间久了就头痛,想睡又不得,真是难受。

    同 一天的晚上10点半到伦敦希思罗机场,本来应该9点半到的,因为之前在维也纳转机,那架飞机延迟起飞了,搞得太晚。并且在维也纳机场丢了我的棉质帽子,也 许注定要丢吧。到了伦敦只能光着头出机场,等车的时候,看到对面停车场慢慢度出来一只小猫,在路旁溜达,仔细看又不像,耳朵尖下巴尖,似乎是只小狐狸。晚 上在以前的同事朱志刚家的阳光屋睡,可以看到星星一闪一闪的,睡觉的时候用羊毛衫把脑袋包起来,严防二次感冒。

    ~~~~~~

    逛街

    星期六,一月26,2008(此篇补记)

    早上与人约好去伦敦的Portobello路,古董旧货市场,原来我以为的犀牛角不是犀牛角,是水牛角,那就没有必要买了。逛了一天,啥都没买,同去的同伴倒是买了两顶帽子,一条围巾,还有其他什么小零碎。

    ~~~~~~

    旅行的尊严

    星期日,一月27,2008(此篇补记)

    中午与两个清华的校友在阿克斯布里奇镇上聚,吃的Nandos的鸡翅,聊天。

    下 午四点钟,前往希思罗机场坐火车公司的大巴,返回朴茨茅斯。到了Woking站,上了火车,又到了一趟火车才到,车上人极少,一个车厢里也就是不到十个 人,还有携带自行车在不同城市通勤的人。火车站没有一层层的关卡,也没有把旅客呵来斥去的乘务员,座位很舒服,在这样的环境里乘坐火车是一种享受,不知道 中国什么时候能赶上这样的水平,让出门在外的人享有应有的尊严。

    回到住处,吃了包方便面,草草洗漱,赶快睡觉,累,并且感冒的头痛还没好。
  • 2008-01-07

    收拾行李

    星期日,一月06,2008

    今天精神依然不好,中午打起百般精神,出门,去朴茨茅斯的城市博物馆看看,那里有个福尔摩斯的展览。原来是一个超级福尔摩斯迷搜集的关于这个大侦探和柯南道尔的各种东西,此人已经过世,所以就把自己的藏品捐给了博物馆,与大家共享。

    柯南道尔是在朴茨茅斯开始他的医生生涯的,也是在这里写作了第一部福尔摩斯探案故事——血字的研究。好像还有一个故事是“朴茨茅斯医生案”也是和这个城市相关的。

    看了看其他的展品,有介绍城市发展的,原来我每天都走的Arundel路,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不得了。

    晚饭照例是吃大虾,现在饭量都能算出来了,十五只对虾,一碗米饭,再加上两个水果,就够了。

    晚上收拾行李,把不用的东西都带回去,结果我的大旅行箱都装不满,称了称,二十三公斤。
  • 2008-01-02

    新年第一天

    星期二,一月01,2008

    昨天另外的一件事情是买了火车票,往返票40镑,比我预计的便宜了10镑。好。

    昨晚拉提夫要喝酒庆祝新年,我也喝了一杯,结果晚上睡得不踏实,不是深度睡眠,搞得早上十点才醒。

    午饭是炸对虾,这个已经轻车熟路了,很快半个小时就能吃到嘴里。之后去门前的圣玛丽教堂的院子里散步看遛狗。有个老太太也在遛狗散步,遇到她跟她说新年好,她也笑着说新年好,看来新年带给人的喜悦还是类似的。教堂门口墙上嵌着一块石头,写明这是德国公主赠给维多利亚女王的,具体写得什么,得那天再去看看,底下有日期,AUGUST IX AD MDCCCLXXXVII,好么,这串罗马数字,我琢磨了好一阵子才算出来,1897年。

    附近Fratton路上的房子,可以看出有1882年的铭记,一百多年了,真得改改老房子不结实的观念,洋人的建筑质量不服不行。
  • 2007-12-31

    补记补记



    星期日,十二月30,2007

    午饭是油焖特大的大虾,味道真不错,可就是太贵了,下次还是对虾好了。另外,特大的大虾肉厚,也不容易进味。

    天气好,中午出去在旁边的圣玛丽教堂的草地边坐了好一阵子晒太阳,有几只狗儿跳来跳去的,感觉周边的人都很安逸。

    下午睡觉一个小时,仍然没能解乏。

    一天不想干活。

    突然想以后学学琵琶,因为听了几首琵琶文曲,真是不错啊。这个想法有点远了,以后再说吧。

     

    买了特大的大虾

    星期六,十二月29,2007(此篇补记。)

    阳光好,风大。

    上午去鱼市场,买了一斤对虾(9镑一公斤),还有六只特大的对虾(20镑一公斤),每一只有半尺长,有两个手指头那么粗,卖鱼的胖头洋人也不称,咵咵两铲子对虾倒进塑料袋,然后问我特大的虾要多少,我说六只吧,他抓了六只,扔到塑料袋里,直接说十镑。看他爽快,我也没好说你咋不过秤的话,嘀咕到住处,称了称,果然没亏,这一袋子超过一公斤了。

    回来的路上,看到先前每次在维多利亚公园门口的那个流浪汉,他在港口那里的汽车站旁正要了一份炸薯条在吃,很多的海鸥在天上盘桓,流浪汉就不时把自己的食物分出一点来给海鸥吃,海鸥不断的飞上飞下,一点都不怕人。好像穷人总是很大方的,有了一点小钱的人反而容易变成守财奴。

    路过一个刺青店,这种店好像英国到处都有,并且洋人似乎很偏好中国的汉字,像这家店就贴了一墙的汉字,每个汉字在下边注明英文的意思,不过那些汉字写得的确不是很漂亮,还不如我毛笔写得,可话又说回来了,对于洋人,能够欣赏汉字书法艺术的人,那水平也就不低了。


    继续干活

    星期五,十二月28,2007(此篇补记。)

    今天天气好,中午午饭后去市中心逛逛,到处都是(最多)50%打折的广告,我也只是看看,没什么可买的啊。

    下午照例还是睡一觉,最近特别困,极度缺觉,先前早上七点钟肯定醒的,到了朴茨茅斯不行了,困。

    继续干活。

    小头痛

    星期四,十二月27,2007(此篇补记。)

    今天基本没干什么活,11点去导师那里,然后我们去伦敦老冀那里。堵车,原本计划的两个小时就到变成了三个小时,早上我就有点着凉,有点小头痛,这下子在车里憋了一下,更加痛了。

    聚会见到以前的同事,人真不少,离开Brunel的过得都很不错,叙旧是少不了的,大家都很高兴,一直聊天到晚上十点钟才返回。



    不轻松

    星期三,十二月26,2007(此篇补记。)

    本来这几天呆在屋里,不应该出现补记才对,可是活还得照样干,不比平时轻松,并且今天有点着凉,应该是穿得少了点,头痛,赶紧吃药,加了条棉毛裤,下午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头混混沉沉的。

    想起那天傍晚去港口,看到有大群的海鸟在天上盘旋,的确就和国家地理杂志中描述的无二,很壮观的。

  • 2007-12-25

    面朝大海

    星期日,十二月23,2007(此篇补记。)

    中午隔壁的拉提夫和玛丽说要去水产店,我就带他们去,不过星期天,三个店关了两个,他们也没买任何水产。我既然到了海边,再加上阳光很好,所有就跟他们说我到处逛逛,让他们先回去好了。

    海边的这些建筑算是文物,19世纪初,英国海军大将尼尔逊就是从普茨茅斯的这个港口出发,指挥英国海军,在特拉法加之战中击败法国和西班牙的海上联军的,这个人算是英国的国家英雄,伦敦市中心有他的雕像,这里也有。

    另外一个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是,1787年,十一艘载有囚犯的船从这里出发,驶往澳大利亚,自彼时起,澳大利亚就算诞生了。附近有1987年纪念澳大利亚200周年的铭牌,由英女王当时揭幕。

    中午一两点的阳光很好,我就坐在这两位老太太旁边的长椅子上,晒太阳一个多小时,面朝大海,看着远处的船只往来,周围白色的海鸥时而盘旋。很好。
  • 2007-12-25

    冬至

    星期六,十二月22,2007(此篇补记。)

    冬至,从明天开始,白昼就会越来越长了,这个好。

    早上睡觉,一直到九点多,可起来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欠的睡觉太多了。

    又吃了一次蘑菇炖鸡腿,这次没敢多吃,还好,没让自己难受。
  • 忙碌的一天

    先说个昨天的事情,昨天和导师买海鲜回来的路上,走路穿过过很大一片居民区,导师突然指着路边一家人的窗户说,猫,快看!原来是一只猫蹲坐在玻璃背后的窗台上,凝神看着窗外远处,一动不动,我们俩猛看上去,还以为是假猫呢,没想到那白猫看到我们,晃了晃眼珠,这才判断出来。导师个头比我大,腿长,走路有快,搞得我得紧赶慢赶才能跟上他的步伐,这一趟行走,来回一个多小时,顶得上一场周末锻炼了。

    今天有个朋友从伦敦来,以前在Brunel大学的时候认识的,说好我到了普茨茅斯,她就过来玩一趟,不巧铁路维修,她到这里都下午一点了,大螃蟹可没机会去买了,我们只去了Spinnake塔和附近的造船厂,好在天气晴好,拍了不少照片。在塔上看港口,向海那边看,景色好极了。造船厂里有艘19世纪的旧船,想当年英国就是靠这样的木铁制军舰开拓世界疆土的。的确不得了,值得敬佩。附近还有两艘航母,不知道是不是退役的,也停靠的港湾里。

    等到了海边,都四点多了,天完全黑,站在海堤上,可以听到低下巨大低沉的浪涛拍打堤岸的声音,如果是夏天,在那里看书听涛到不错。

    晚上都恶坏了,我们回来做油焖大虾,还有牡蛎,然后炒个西红柿鸡蛋,真不错,大虾好吃。

    九点一刻,送朋友去附近的Fratton火车站,依然没有火车,她只能做大巴到某个站去转车,好在英国的服务还可以,不是很麻烦,时间差不多的。

    今天早上还做了计算,画图,终于把我要的图给画出来了,挺高兴,打电话给导师,他也很高兴
  • 2007-12-16

    再次补记

    吃螃蟹
    星期六, 十二月 15, 2007

    今天事情比较多,上午导师带我去港口那里,找到了水产商店,太好了,有鱼虾可以吃了,我买了一只大螃蟹,一斤虾,一斤牡蛎,虾比较贵,9镑一公斤,牡蛎就便宜,2镑。总之要比超市里的便宜太多了。

    中午就吃螃蟹,没有蒸锅,只能煮,煮螃蟹是有问题的,蟹肉会渗出来。不过一时也解决不料问题,凑活一下好了。螃蟹真够大,张牙舞爪的,我吃了一个多小时才吃完,肉多,鲜,饱,撑。古人讲人生的一个乐趣,是持螯赏菊,可是吃螃蟹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好像忙活着吃就顾不上赏菊了吧,也许得三两好友一起吃螃蟹才好。想起以前在南洋经常和林东东每人买一个螃蟹回去自个弄了吃,这里的螃蟹比那岛国的要大多了。

    下午本来打算睡一觉,可是时间不够了,作罢,三点多,趁天还没黑,赶快去附近的中国店里买米,东北辽宁的大米,10公斤10.5镑,比伦敦的价钱便宜2.5镑。

    晚上难得看一次电视,itv的节目,X Factor,是选秀节目,三个组合分别来自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都唱得很好,英格兰的组合Same Difference就是普茨茅斯的,怪不得我上周去商业路,看到有人给他们俩造势,拥趸不少。


    提前一小时

    星期五,十二月14,2007(此篇补记。)

    星期五学校的Anglesea Building比平常提前一个小时关门,所以我就回来早一个小时,六点从学校出来,在超市里买了牛奶。使用自动结帐的机器很方便。

    晚上回来早,就炒菜好了,卷心菜肉片尖椒,这次把尖椒的籽都剔除,还是比较辣,看了下次半个尖椒就够了。


    被松鼠咬了一口

    星期四,十二月13,2007(此篇补记。)

    上午还是带了两颗核桃,作为送给松鼠的礼物,这次我不放在地上了,用手托着,等松鼠来拿,那想到这家伙,试探了半天,跳到我手上,以为我的食指是坚果,上来就一口,好在我抽手及时,没有咬到,不过它的牙可是摸到了。以后不能这么玩松鼠,还是得保守一点。:)

    超市有买烤好的烤鸡,晚饭犯懒,就是它了,三镑一只鸡,够便宜的。

    天气不好,阴冷。

    霓虹灯

    星期三,十二月12,2007(此篇补记。)

    又是补记,这些天忙晕了,每天回来还想着计算的事情,到了十点十一点,倒头就睡,累,拖了好几天的一块写。

    早上经过的维多利亚公园,小松鼠也不冬眠,还是蹦蹦跳跳的,今天揣了一颗核桃,敲裂的,放在地上,看小松鼠试探的跳过了,抱了核桃就啃,然后怕我强回去,就跳到草地上慢慢享受。看着它们忙碌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圣诞节的气氛越来越浓,只是我每天都晚上七点回去,看到Commercial Road(商业路)上的霓虹灯,有圣诞老人和小天使的造型,也能感觉到节日的快乐。

  • 2007-12-07

    捏着鼻子吃饭

    星期四, 十二月 06, 2007

    晚上做炒米饭,我两个星期天买的苏格兰羊杂火腿(haggis)还没吃完,其实买来只切了一片吃了,这东西洋人合适,可是根本不符合我的口味。这次炒米饭,又切了一片,切成丁,炒入米饭,可以说最后是捏着鼻子吃掉的。膻倒不膻,可是吃的时候想着这是用羊的心肝肺做成的食品,总是有点ge4 ying0(不知道这两个字如何写),又不能浪费了,物力为艰。那块羊杂还剩下一半,可怎么好?

    学问就是越研究越透,越深入,越有新的东西出来。
  • 2007-12-06

    星期三, 十二月 05, 2007

    中午带去的三明治根本没吃,因为导师那给我很多小点心,一下子都吃饱了,我的三明治只能那回来放冰箱,明天接着吃。

    下午和导师讨论好几次,计算结果很好,值得写一篇很不错的文章。

    累。
  • 2007-12-06

    补觉

    星期二,十二月04,2007(此篇补记。)

    自打到了普茨茅斯,这些天每天早上都是八点多才醒,困,也许是需要把前几个月失去的睡眠慢慢补回来的缘故吧。

    早上醒来,看外边,狂风,雨倒是不大,根本没办法出门,盘桓再三,等到十点钟,才动身前往办公室。

    计算结果通过画图,很清楚,很好,明天继续作图,这样很快就能出一篇不错的论文。